關於部落格
直道相思了無益
未妨惆悵是清狂
背景音樂:百夫軍歌
  • 1868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0

    追蹤人氣

情咒(待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「不---」
 
 
淒厲的喊喝聲劃破靜穆的墨夜……
 
 
只見一名身著素淨白衣的女子,跪抱著一男子的大腿,小臉上涕泗縱橫,口口聲聲哀求著對方。
 
 
「求求你,放了我的孩子!他還那麼小……拜託你高抬貴手,不要帶走他啊!」女子聲嘶力竭地緊挨著那人哭求。
 
 
男子使勁一腳踹開了她,對她的乞求絲毫不現丁點憐憫。「要怪就怪這孩子投錯了胎,千不該萬不該選了您當母親!」
 
 
他對一旁的女侍使了個眼色,抱著方足歲的嬰孩提步就要離開。
 
 
女子揮開了想架阻她的人,再度追上前去。「是貝琳達指使的對不對?!我不是已經承諾我會讓孩子放棄王位繼承的,為什麼她還要這樣趕盡殺絕?為什麼?」
 
 
「瑪佩爾夫人,莫須有的指控只會讓這孩子的境遇更為險峻,我勸您還是選擇配合點會好些的。」
 
 
語竟,三三兩兩的男女侍隨即蜂擁而上,將她往反方向扯拉。
 
 
「放開我!孩子……我的孩子!不要啊……」
 
 
高處闃暗中,目賭這一切的男孩,唇角微揚起不符他年齡的世故笑意---既冷且寒的笑!
 
 
站在左側,陪同他一塊出外的隨從,見了那笑也不免打了個寒顫。
 
 
「王子,那個……」
 
 
「今晚的事,我不希望除你我之外,有第三個人知悉---包括,我的父親。」男孩聲嗓尚且稚嫩,但說出的話卻已透出連大人都不見得比擬得上的威赫感。
 
 
接收到他投射過來的犀冷視線,隨從心下一陣慄怵,趕忙應和道:「卡爾沒王子的授意,對任何人一定隻字不提的!」
 
 
金綠色的眸重新調向那抱著嬰孩疾速而行的男子身影,眼中深處隱隱現出一抹算計---
 
 
「今晚,真是獲益良多的一夜。」
 
 
男孩如是說著,但,笑容已自他唇邊退去……
 
 
這年,他七歲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